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文化中心 >> 正文

【部落小说】网恋绝(一)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岁月流逝得让人来不及眉梢悱恻,我和张枫就在懵懂的二月告别了大学生活。这一天,徐徐微风拂过,翠柳丛生,阳光满溢,难得这样的好景致。

金光集团的办公大楼面前,人山人海,人们穿梭于人流之中。因为公司今天开招聘会,来求职的人很多,都是青一色的年轻一代,个个都是充满阳光的帅哥靓女,我也是来求职的其中之一。

我们今天来应聘的,可谓“四同”,同届,同班,同一个鼻孔出气的死党,在学校,同学们都给我们取了个花名,叫“阴阳怪气”,“阴”的意思是指我,因为我是女的,但爱打抱不平,“假小子”是我的花名。“阳”是指张枫,因为他学习成绩都是A,对班里每一个同学都充满爱心,总是热心地帮助学习上遇到困难的同学,同学们都把他喻为早晨的太阳。“怪”就是刘海,从他嘴里蹦出来的都是令人发指的怪话,除了嘲弄,有时还爱抬高腔调。“气”是指方向,他是小心眼,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说话总是带着酸味。

张枫哼着陶吉的歌“爱很简单”,骑着摩托车直奔这座大厦过来,他也是来应聘工作的。我们一起大学四年,所学的专业是搞设计的,他在学校里一直都出类拔萃的。只见他一个急刹下了车,把车子泊好,直接汇入人堆。

“嗨!张枫,怎么才来啊,这金光集团是你家开的啊?”刘海狡黠地吐了一个烟圈子。”哎!这家伙是有备而来喽。谁不知道我们的张枫是学校里的未来的硕士啊!”方向挤兑地发出一阵酸笑。

我看不下去了,赶忙去打圆场:“快去,张枫,公司的人快下班了。”

张枫看了看手表,时针正指着十一点半,他用感激的眼光看了我一下。也懒得理会这两个家伙。他快速地从包里拿出简历学历,递给了一个名叫姚婷的公司员工。“放下简历,你先回去等候。”姚婷干练地对张枫说。

此时,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驶进这栋蓝色的大楼,车里的女主人,许芸,今年34岁,已经结婚,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许芸长的不算漂亮,但女人韵味很浓,温柔敦厚,圆圆的脸蛋,肤白,可美中不足是,脸上添了少许星星点点,也许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吧。一阵风吹来,掀起许芸的长发,满满的自信使她总是脸戴笑容,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使她增添了不少的妩媚......

办公室里,经理助理姚亭,正在向许芸报告一星期的工作要序,各种宴会,应酬,还有近来的一个重要提案。许芸微笑地听完,她满意地瞧了瞧这个得力的助手。

赞赏地说:“辛苦了,小婷,那个招聘会怎么样了?目前,有几个人在应聘?”

姚婷受宠若惊:“总经理,差点忘了向你报告这个重要环节,现在有十来个人来应聘,有五个男青年,有八个女青年,学历都可以的,专业也对口,其中较为突出的有一个叫张枫的男青年,他设计的图案很有创意,很精细,可能他会胜任你需要的职位。”“好,你的办事能力越来越显著了,哈哈。”许芸开心地说。

这段时间,许芸忙得几乎连喝开水的时间都没有。姚婷递过文件了,许芸冷静一一审视这些文件,那认真神态简直是工作狂!姚亭轻轻地推门走了出去,在门口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初春,大地绿色满眼,枯树冒出新叶,樱花粉红着脸到处招摇。春风拂面,好一派让人心旷神怡,心情舒畅,骚动心扉的春天景色。我们几个的住宅楼就在城外,合租了一个套房,四室两厅,价格便宜,这里的美景当然是老天爷赐予给我们的恩惠,养眼啊!

公寓里,张枫的房间里,他打开电脑,上了Q,聊天框赫然飞出一个调皮表情,张枫高兴地回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原来是“白云”发来的。

张枫有一个网友名为“白云”,他的网名为“蓝天”,他们在网上认识已经三年了,总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白云是已婚的女人,儿子今年五年级,张枫当时才念大一,他们互相倾慕,白云欣赏张枫的才气,他欣赏她的聪明能干,温柔。白云知道蓝天的一切,而蓝天却不知道白云的一切,只知道她已经结了婚,其他的她笑而不答,蓝天也不追问,觉得嘛,,不可以说的定有她的理由,就象彼此之间的默契,一直都不要求见面,网友嘛,聊得来就聊,聊不来就一个过客。他们拥有很多共同点,比如爱好,食物,性格,爱情观。但每个人都忙忙碌碌,根本无暇顾及对方的琐碎.。

五月,蓝蓝的天上飘着白云,白云下,阳光明媚,普降沐浴着世间的一切美好,青山、绿草,微风中扇动着璀璨烂漫的樱花。正当张枫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一首钢琴曲《梦中的婚礼》投入时,一声"叮铛",电话冷不防地响起来,原来是金光集团公司的人力资源科来的电话,通知张枫去公司面试。

一阵摩托车声,车后喷出一口黑烟。到了公司,泊好车。进了电梯,直奔上十楼办公室,姚婷把他领到许芸的跟前,张枫递上简历,学历,还有设计的图画。许芸打开学历,张枫,23岁,专业,......眉头一皱,逐看那些设计图案,随即眉头舒展来....可能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设计出这么好的图纸,许芸情不自禁拍了一下桌子,令张枫和姚婷吓了一跳,可一看到许芸高兴的样子,心里感觉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许芸看了一下张枫,吩咐姚婷:“小婷,虽然说现在公司人手不够,但张枫也要进行培训考验。”停了一下,她又说:“张枫,你的学历的专业刚好是公司需要的人才,资料符合。但你刚刚毕业,还没有工作经验,我看来应聘的也有十来个人,不过他们的专业水准比不上你,这样吧,你先回去等候,必要时通知你来培训。”张枫喏喏地告辞而去。

公寓旁有大片大片的,黄得溢出油的油菜花,遍地黄油油,眼底那片含苞待放的,也呈现出一片绿茵。微风轻轻地和她们嬉戏着,搀着手舞动着纤细的叶尖,在阳光下荡来荡去。

公寓里,"叮铛",电话不经意地响起来,把正在听歌的张枫吓了一大跳,他赶紧关小音乐,按通了电话,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你好!请问,你是张枫吗?”张枫忙不迭地回答:“是的!请问你是?”我是金光集团的职员,姚婷,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已被公司录用,明天你过来公司报到,参加培训。”姚婷一口气把话说完。“哦,好!谢谢你!我明早准时报到。”张枫兴奋地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调皮的阳光钻进了窗户,唤醒了正在熟睡的张枫。此时,闹钟也过来凑热闹,“嘟嘟”地响起来。张枫抓过闹钟,按下键,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呢。一个大翻身从床上嘣了起来,一阵忙乱梳洗完毕,整理好所需要的东西,小声地哼着歌,蹑手蹑脚开门走了出去。公寓里的各位还在沉睡中。其实,我早醒了,可还是躺着小憩一下。我八点才上班的,工作清闲的我,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哎!我也该起来梳洗喽!昨晚刘主任说了:“今天有领导下来检查,各部们提前上班。”想到这,我一骨碌爬起来,一阵简单梳洗后,化了点淡装就骑电车出发了。公寓里还剩二怪在周公那里游移。

今天的阳光,格外安然,城外江畔的柳树枝头钳满了嫩芽,柳叶也吐出了梢,让人心情舒畅,一路上我的心都在放歌。

到了公司,看到刘主任满脸堆笑地向我走过来。(他是公司的红人,关系网宽广,人称“笑面虎”)一张肥得流油的胖脸,肌肉坠拉着,当他有求于人时,便堆起脸上的横肉,挤出一点笑脸,如果没求于人时,则横起那些横肉,样子怪吓人的!这家伙今天肯定有求于我,看他涎着一张臭皮囊。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看,他脸上肌肉开始肋动了,正在努力地挤点笑容:“小平啊!今天领导下来检查时,我因为要办其他事情,接待就交给你,你得热情点,尽量满足领导们的各项需求,专拣好听的说,对了,顺便记得帮我捎上几句好话和好的工作表现,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我非常放心,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每次公司有什么事情他就开溜,这是他惯用的伎俩。看到这副嘴脸,突然之间觉得一阵恶心,但我马上装出很听话的样子:“哎呀!主任,你就放心啦,你交给我的任务啥时让你担心了!”“哈哈!那是!那是!你是这个!”他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朝我伸出大拇指。哎!这家伙拍马屁是一流的,这一次我却有点飘然。

时近中午领导们陆续地来到,我带着他们到车间巡看,不停地解说,使出浑身解数,应付各种问题,要求,实行。就这样,在一桌好酒好菜,热烈的碰杯声中,终于圆满地结束这次上级交来的艰巨任务,恭送这些醉熏熏的脚步远去,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拖沓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办公室坐下,望着办公室窗旁一盆红花似锦,血红的杜鹃,忽地想起今天还有个哥们去了金光集团报到面试。哎!打个电话问问。哦!还是下班回去才问吧。

金光集团,张枫沉着又顺利地回答了许芸所提出的各种问题,正在接待室释放紧张的心情.....。.此时,姚婷推门走了进来:“张枫,人事部通知你明天早上八点到公司上班,恭喜你!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张枫赶紧说:“谢谢姚姐!那,我先告辞了。”边说边往电梯方向而去。

小翌今年毕业。她是张枫的大学学妹,她默默地恋着张枫,可张枫却好象全然不知,也似心有所属,对小翌的爱就孰视无睹,小翌也不在意这些,只想好好地爱着他,总想着某年某月会用自己的爱感动他——张枫。小翌感觉张枫心里装着别的女孩,可她不知道是谁?她妒忌,但又无可救药爱上他,没办法,因为无计可施,只好顺其自然。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的,她坚信这一点,小翌心里想。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年轻漂亮,心地善良,这种情感是急不来了。感情就是奇怪,明明天生一对却无法待在一起,也无法相恋......也许天上的月老又喝醉酒忘了搭线吧。小翌在一家私营企业做文秘,工作倒也轻松,因为公司规模不大,工作量少。小翌对未来充满信心,静静地期待着,等着张枫的爱。小翌依然一下班就去帮张枫收拾房间,满怀幸福的期待。

一片欢呼声,小翌按时到了公寓。公寓里到处洋溢着欢乐,我们四个哥们为张枫开了个庆祝的pa地,我还表演了一个滚烫的艳舞,看得三怪瞳孔都直了!连小翌也吃惊地张大了眼睛。因为平时我只以男孩子的身份跟随他们的步伐,女人味早抛九宵云外!看着他们四个发呆的表情,我“扑哧”一声大笑,怪和气冷不防咽了咽口水,接下来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从来不脸红的我,此时感觉脸上有点发烧!“哎!阴阴,什么时候留有这么一绝啊!”怪和气大叫:“今晚咱哥们几个一醉方休,为了咱们张枫一跃金光,来,干杯喽!”说完,仰起头一饮而尽,后来又玩了游戏,输了就罚喝啤酒,结果张枫喝了一晚上,倒霉的是他。值到我们几个醉了不省人事为止,连小翌什么时候走也不知道,所幸的是,我还能摸回房间安睡到天亮。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径直走进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三个帅哥东倒西歪,嘴角一片唾涎,惨不忍睹。唉,本姑娘又一顿辛苦喽!我拍醒了这些酒鬼,还是张枫忙乱,今天他第一天上班,不敢造次,一阵紧张梳洗后,对我说:”阴阴,这两个家伙交给你了,我得赶快”。说完箭似地跑下楼梯,楼下响起发动摩托车的引擎声。

刘海在一间外资企业上班,分配于企划部做一般技术员,他的设计图也是相当有水准的,

但如果跟张枫作比较就稍为逊色了些,张枫那种大胆的创新,思路新奇,下笔细腻,这些是刘海所能不及的,他只是按一般程序去设计,在这间公司也算是较较者,也不算是那种平庸的人,也算是个有包负的青年,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嘴巴不饶人,世界上没有一个领导喜欢用一个跟自己顶嘴的下属。

公司最近在搞一个广告,想把自己生产的产品推广于市场,这个KS就由他负责,怪不得这两天他一回到公寓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头扎到设计堆里去了,这样也好,整个客厅里都静多了,听说他最近迷恋上公司里的一个女翻译,外语系毕业,名字叫莫妮。打刘海第一天看到她,就被她的气质所迷住,就如《诗经》《关睢》里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刘海便对她展开了攻势,一边叹息着:完了完了,我的人生从此被莫妮掌握了。

下面我们也来说说气吧,方向,他在一间国有企业上班,糖业公司,在生产科做土建技术员,工作轻松,电脑制图简单,偶尔到车间去巡视一下,这样的工作环境很容易剥弱人的上进心,也是倒也适合他,少生气了呗,哈哈。

就这样,“阴阳怪气”四哥们工作也告了段落。

(未完待续)

继发性癫痫能治好吗
癫痫病有哪些常见病
吉林癫痫病到哪看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