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特尚莱菲 >> 正文

【江南小说】在绿色篱笆里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密匝匝的木槿条儿,长成了半圈绿色的篱笆,高高地围着后院门口一块宽阔的平地。篱笆内是鸡的世界,篱笆外是一条平坦的大路。

木槿花开了。紫红色的花瓣,粉黄色的花蕊,像一串串小铃铛挂在这绿色的篱笆上。微风吹拂,响了一篱笆铃铛,漾开了一篱笆浓绿。早晨,当太阳刚从远山顶上升起来不久,这红花和绿叶间便要露出一双眼睛,就像两颗熟透了的葡萄,又象两颗乌宝石,熠熠闪烁。一见那绿衣使者骑着车子走近了,篱笆里便传出一个脆脆的声音:“同志,有信吗?荆花的信。”这声音就像是那双眼睛说的。

绿衣使者是个刚调到这条线路上不久的年轻人,第一次听到这声音。他吃了一惊。停下车来四处一看,却又不见人。这时候那绿色的篱笆就被一双手分开了,里面露出一张圆润的脸,“荆花的信,有吗?”年轻的绿衣使者想了想,说:“好像有。你就是荆花?”

绿叶间那张脸扬了扬,木槿花儿乘机把它染红了。

“呀!你就是荆花同志呀?”谁不知美女的大名呢?她不仅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还是县里的“三八”红旗手,到市里开过代表会,拥军事迹上了报。当初,求婚的几乎踩断了她家的石头门槛,可她对谁也不点头。这年轻的绿衣使者也早想见见这位美丽的姑娘,却不知她的家就在这大路旁的篱笆里面……他忙从绿色的邮包里摸出一沓报纸,果然从里面找出一封荆花的信,一看信封,原来这信寄自遥远的边陲。于是他把信从木槿花间塞过去,带着一种怅然的微笑说:“哦,部队的,肯定是个军官吧?”

“不,他前年才参军。我和他……我妈嫌他家穷,我大说他当兵没前途,我……”她说着,也从木槿条网里塞出一封信,这又是寄往那遥远的边陲的。

“是么?”年轻的绿衣使者被姑娘的坦率感动了,“那么,以后有你的信我就在这儿给你。”

“麻烦你,谢谢!”那熟葡萄似的眼睛甜甜一笑,那紫红色的木槿花儿被笑得轻轻抖动起来。这时,那好看的脸蛋儿,那动人的眼睛便忽地不见了,那分开的木槿条儿便自然合拢了。此后,只要有荆花的信,年轻的绿衣使者到这儿便把车停下来,一看到绿色篱笆里那双动人的眼睛,就把信从那红花绿叶间塞过去,“你的信!”篱笆里便回一声:“麻烦你!”……

“同志,可有我的信?”不知从哪天起,那绿色篱笆里又这样问。而绿衣使者也照例停下车来,但是摇了摇头,小声说:“没有……”跨上车走了。

篱笆上那双眼睛又一次失望了,慢慢地变得忧郁了,进而失去了熠熠的光泽。原来那边陲的人儿已经好长时间没来信了,她一连寄去三封信也不见回音……

终于有一天,年轻的绿衣使者到这儿一个急刹车,惊喜地喊道:“你的信,你的信来了!”

篱笆上,红花绿叶间,那双动人的眼睛闪着激动的火花,“真个?麻烦你。谢谢……”她从抖动的木槿花下伸出手来接过信去,便迫不及及待地拆开,就着篱笆看起来。年轻的绿衣使者被她的喜悦感染了,竟一时忘了骑车赶路。忽然,几颗晶莹的水珠落在那绿叶上,落在那紫红色的花瓣上,那绿叶抖了抖,那花儿颤了颤。随后,一阵错乱的脚步声响起,绿色篱笆里的倩影就不见了……

从此以后,篱笆上便不见了那双动人的眼睛,不见了那甜甜的笑影。那浓绿的木槿叶上,只有那夜的眼泪——露珠在闪闪烁烁。年轻的绿衣使者每当打这儿路过,总不免有点怅然若失。有一天,在这篱笆边碰上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他不禁停下车来,问道:“老人家,你们村里的荆花同志最近怎么不见了?”

“荆花么?上部队去了。”老人说。

“怎么,她那位……”

“你是说龙伢吧?他在前线和越南佬打仗,听说一口气杀了七个鬼子,自己也落了个残废……唉,荆花接到信就跑去了,说要把龙伢接回家来养呢!”老人叹了一口气说。

“啊!那荆花家里会同意?”

“当初是不同意哟,可龙伢一残废,她就把事情公开了。她说:‘我觉得那人好就好,不管他生灾害病,不管他缺胳膊少腿,都住在我心里,都是我的人……’上年纪的人也不是不明理,可这世风日下啊,谁知她心里那个美那个好能保多久呢?”这老人说着,声音拖着幽幽的叹息。

年轻的绿衣使者心也幽幽,但觉金风又吹响了那绿色篱笆上一串串紫红色的小铃铛,荡下了滴滴浓绿。又仿佛露出了一双动人的眼睛……

癫痫遗传如何防治
治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