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肾盂肾炎中医 >> 正文

【红尘情缘】高情商低智商今生撞上高智商低情商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柔柔的初夏,想见他的心又蠢蠢欲动,我不断地对自己说‘死了那贼心!死了那贼心!’终将那不安分的骚动渐渐平息。孰不知一通意外的电话又让这难得的平静重新点燃......

十年未见的中学男生竟找到我的号码,告诉我他下礼拜给爱子做满月酒,邀我参加。我很是兴奋,慈悲的佛啊!这真是您的安排?!您给我找了如此正大光明的说辞,让我那蠢蠢欲动的贼心瞒天瞒地的去见他。佛啊!小女万分地叩谢!小女百倍的感恩!靓丽的季节不经意的让他再看看我还未衰老的容颜-----是我此生的心结。万能的佛啊!竟然成全我了。

我精心备好那天要穿的衣饰,默默的祈祷那天的天气行程心情,一切的一切琐碎都在顺畅中过去。佛啊!您竟如此的宠爱!出发前的那晚,我惆怅的一夜未眠。想起儿时的乡间小道,绿油油的麦田,孤苦无助的青涩年代,到底载了多少我的梦想和期待呀!......

本市有位家乡同学驱车捎我同去,几十里的路程片刻就到了。家乡的变化实在是大呀!很少面孔似曾相识,好多面孔根本不识;泥泞的小路成了柏油马路;矮矮的平房瓦房多成了小洋楼;整齐的街道边还有花草做装饰;整个就是一个崭新的新农村,几乎找不道回家的路了......只有!只有!那片绿油油的麦田依稀未变,在此留恋许久......我在奋力的回首!我在用力的咀嚼!我在细细的品位!我在贪婪的吸吮!......

见到了许多往日的同学了(我一别多年,他们常见),竟无他的影子。心里自然有些失望,但看到这些景象总还是有些收获的,我在对自己说。因这次主办方是男同学,来的除我外也自然都是男性。没有他在,我跟这些老同学除了淡淡的寒暄,也实在没多大的闲聊兴致。只有和这主办方的姐姐乱侃了,我实在不想与她多谈,因为她在我和他中间,有着特殊的关系和位置。尽管那段情已过去近二十载,我却还有些不想不愿不敢很坦然的面对她。这些说来话长,就再给大家翻腾翻腾那些尘封起来的渊源吧......

中学二年级的我偶遇留级的他做同桌,他却喜欢上已上三年级的她。他是我的暗恋,她是他的初恋,一切就是这麽纯洁简单,就是这麽复杂奇妙。她初中毕业在家务农然后嫁人;他大学毕业在县城工作结婚,且当下仕途一片大好(据说正小官往大官的发展);我(父母解体)随母远走到都市也已为人妇。这一切过去数年,我与她十几年未见,我与他十年未见。我和她扯东扯西的乱侃一阵,之后她有意又无意的扯起他,一时间我那兴趣昂然。她的老公在县城工作,她和他都在不大的县城居住,她竟也有一年未见他了。年前她说她有所谓的事要找他,三番五次的找,他竟屡屡说忙没空。看来这官做的或许还真得不小,竟连首席情人的面子都不给!她还在幽幽地说着,或许也在怀念着-----他旧日对她的种种示爱。

“我喜欢过他......”我不假思索又有些犹豫的说。

“我早知道,你每次找他他都告诉我。”她炫耀的说。

“恩......啊!......”虽在意料之中,却还有些生气,真没面子呀!我早就深知我绝对挣不过她,可那小子何要拿我在她处显摆?!

“他说他跟你就不可能!”她还给我那伤口撒盐。

“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他呀!”我颓废的对答,我知道我是大个傻瓜。

她又揭开了我的伤口.......我的心又疼起来......可我现在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无依无靠的笨蛋了,我有绝对的自信在他面前与她比试比试,我的心哪!怎麽还就那麽不甘呢?!

“他今天咋不回来?”我问。

“他忙。让他妈把礼钱送来了。”她说。

“你打电话,咱俩请他回来,见个面吧?”我提议。我咋还那麽想见他呢?!

“好!”她爽快地说。看得出她也忒想见他。于是俩朵旧日黄花打通了他的电话........

“你在哪?....今儿回来吧!......有贵客到.....”她在奋力说!他好像在推托......

“两个女人正在聊和她们曾有关的男人,你回来吧!这可是神的安排呀!”我抢过电话,也在奋力说.......

“今儿局里搬家,真得很忙啊!”他还在坚持.......

“唉!俩个旧日黄花就如垃圾,不管一点用啦?!”我竟像强求!

也许他真得不会来了,我想。燃起希望却又极度失望,很不甘的又发一条信息:‘请我喝上一杯诀别酒!期待!!!’。再次加强!就这我心里也没想他能回?!因为这个钢铁铸造的男人啊!!!我怀疑?我坚信!他许就没有心!试想一个无心之人会是人吗?!因此我不能拿俗人的思维逻辑去推理他。因为!因为!我区区三十近二的芳龄,竟有二十载在研究他!在剖析他!在爱恋他!.......有谁能说清???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怎样一种缘?!.......

十二岁的我,默默怯怯地疯疯狂狂地一路追他至二十岁。他竟始终冷漠如冰,冷得让我不敢向他乞求任何回报,冷的让我面对他不敢掉一滴眼泪.......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泪眼婆娑的夜晚在煎熬中度过.......终在八年后决然的!狠狠地!做了个了断,但我要这一切的一切断的刻骨!断的心碎!于是单方面精心策划了那永久地一幕(我二十岁生日那晚):那一夜的‘青’纱!那一夜的‘红’帐!那一夜的新娘!我要成为他心口永远的红砂.......

之后的岁月,虽有或长或短或甜或酸的几段恋曲,但总能在半梦半醒之间,游现那段未了的残梦......伴有涩涩的忧伤......

年前我突然心血来潮,要把那段情感里程详细地写下给他,我要他明了!尽管一切过去十年,尽管一切纯属多余,我却无法改变我要去这麽做的意愿,我以为我可以坦然地面对他及那段往事。于是探到他的电话,他甚感意外且饶有兴趣的问东问西,我们都在追问彼此的这十年!接下来他频繁地给我打电话,我也心跳地接,听得出他是实在的忙。

我把第一篇《青涩年代》,那文章如下:

八十年代港台小说纷纷勇入内地,最著名的就是琼瑶写的。有个女孩出生在经济还不算发达地农村,女孩清秀的脸盘,小巧精致的身材,她偶然读得第一本言情小说是十一岁时,女孩看得如痴如醉,几乎读遍当时所有流行地言情小说。

女孩的母亲迫于生计,长年在外,父亲被村子里地风言风语压得抬不起头,便把满腔地集怨转嫁到女孩身上,女孩整天诚惶诚恐地生活。对她来说,家中犹如地狱,女孩只有沉浸在小说情节中才感觉不到痛苦,才能抚慰她孤苦伶仃地心。人是感情动物,是离不开爱与被爱的,女孩得不到父爱母爱,没有家庭地温暖,便在找寻另一种爱。

初中二年级是女孩毕生难忘的一年,女孩碰到了令她心动地男孩,浓密地头发,高挺地鼻梁,不屑地眼神,白净地皮肤,个头跟同龄相比不算高。说不清女孩喜欢男孩子什么,是相貌,是神情,反正一切地一切女孩都喜欢。当班主任排座位把他们排在一起时,女孩地心仿佛飞到了天上,此时女孩感觉上学是她最开心地事,每次放学她都恋恋不舍,期待明天快快到来。

女孩听到男孩有喜欢地女孩,女孩暗自伤心,她左右不了男孩子喜欢谁,也无法停止自己已然飞动地心,只能装做若无其事地埋藏心底,男孩没有察觉,他对女孩冷漠冷淡甚至讨厌,女孩却依然喜欢他。女孩多么想有个富裕地家庭,有对了地父母,有份优异的成绩,让他注意自己,让他刮目相看。在此之前女孩学业很优秀,而此时女孩地心,再也无法静下来学习。她痛苦着也快乐着,她唯一的幸福是能天天看到心爱的男孩。

中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有上了高中,有上了职专,有弃学回家。女孩父母离婚后,跟随母亲来到了城市,上了职专,毕业后直接参加工作。男孩子则上了高中,没有男孩的日子,女孩生活空虚无味,到处探听男孩消息成了她唯一幸福而激动地事。太思念时,女孩会忍不住去学校找他看他,男孩学校离女孩三十多公里,女孩有时坐巴士,有时骑脚踏车,那年冬天,天空飘起雪花,女孩骑上脚踏车,飞快驶去,满腔激情丝毫不觉得冷,不觉得累。每次见到男孩都激动地不言不语,只是傻傻地看着,其实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却不知从何说起,又怕男孩听了没兴趣。男孩地一个眼神,一声话语,都让女孩佛想许久,激动不已,男孩子也察觉到女孩的心思,但每次都面无表情,不反对也不接受。女孩只能把满腔话语泪眼婆娑地写满日记。

三年后,男孩考入女孩所在城市地一所大学,女孩又去找他看他,女孩依旧紧张不语,男孩依旧冷漠冷淡。时间就这样过了一年二年三年,女孩发现男孩子恋爱了,也见到了那女孩。女孩太累了,绝望了,决心忘掉男孩,不再看他找他。半年之后,女孩突然接到男孩第一次打来的电话,男孩约她见面,告诉女孩他失恋了。或者是男孩失恋无聊,或者是被女孩多年地痴心感动,他想跟女孩处处看,女孩渴望而不可及的事发生了,那一刻女孩快乐得像个天使,这是女孩万万没有想到得。

每次约会女孩都是精心的,小心翼翼的,内容是吃饭,看电影,且全由女孩买单。他们相处得,不温不火,似乎总有一种东西相隔……

女孩那时被一部港台言情剧迷住了,其中一段剧情是女主人公十八岁时把自己做为礼物送给心爱的人,男女爱得悲悲切切,女孩感动了,多么动人地礼物女孩也想送给男孩这样感人地礼物,这成了她的梦,女孩有个朋友在租房住,女孩把自己的秘密说给朋友,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女孩生日,男孩送给她一只漂亮的红发卡,女孩爱不释手。女孩把秘密含蓄的说给男孩,男孩欣然同去,女孩坐在脚踏车后座,紧紧抱着男孩的腰,车轮在飞快地转动,真希望时光就此停住,真希望就这样相守一生。

朋友真棒,把房间打扫得干净整洁,床边铺着废弃地红色条幅,上面还有“热烈欢迎指导”字样,桌子上点燃白色蜡烛(没买到红色)。一切温馨而滑稽,女孩很感动,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没有兴奋,没有高潮,女孩紧张而疼痛地送出了女人一生最珍贵地礼物,那天,女孩二十岁。

毕业后,男孩悄无声息地回到家乡,到县城参加了工作,连声道别都没有。一切就这样结束,又仿佛从未开始,女孩用八年地时间去编织了一个梦,一个只属于女孩自己的梦。无论是甜蜜地还是苦涩地,却一定是今生难忘。也许这场恋情是那段岁月,那种情景中女孩绘制地一幅画,色彩斑斓,却虚无飘渺。男孩只是特定情景中出现的特定产物,没有情感,没有温度。是一座雕像,一个道具罢了。

女孩在痛苦中决心开始新地人生。一次同事的婚礼上,女孩遇到了前生相约的人,没有沟沟坎坎,一切似乎命中注定,红尘凡事,风花雪月,女孩又痛痛快快爱上一回,只是这次主角有男有女,水到渠成,女孩变成了幸福地女人,女人有了兄长般疼爱地丈夫,聪明可人地儿子,亲如母亲地婆婆,无数次无数次女人心里祈祷,感谢上苍给予地这一切。

多年之后,女孩变得成熟而坚强,少年的那段狂热,已刻入骨髓,一片雪花,一缕夕阳,片片枯叶,都让她惆怅许久……那本浸满泪水发黄地日记,那只褪了色的发卡,那段苦难孤寂难捱的岁月,那个男孩,成了她今生挥之不去地愁。

以短信的形式,一字不差的分十篇发给他。他蒙了!想像不到职专学历的我,十年未见,竟成才女了......我以为他这时该很男人的说声‘对不起’!可竟没有?!我失望之极!!!接下的闲聊我们都觉无趣,便嘎然而止。

长春市哪看癫痫病效果好
后天性癫痫好治吗
癫痫病儿童治疗的方法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