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岩寺旅游网 >> 正文

【家园】纸窗(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许多事都是在清醒与糊涂之间缠绕,在清晰与模糊之间游荡.....隔着一层似雾非雾、忽隐忽现的朦胧感觉,去聆听、去观察、去辨认在我们身边演绎的形形色色的情感故事……

---题记

一、

很喜欢宅在家里的唐秋静,迷恋上了网络小说。

她的文章里思念怀旧的内容比较多,也许是离家很远,在异地工作生活的缘故。每到年底才回一次家,大部分都是赶在春节前夕,那犹如潮水的人群让她想起来就头晕,主要因为她是一个严重的晕车族,只要沾上任何一种移动位置的运输车辆她都会头晕恶心,更不敢睁着眼睛坐车,每次到家她都如得了一场大病,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吐干净也无济于事,什么办法都想了,药也都试过了,就是治不了她这顽固的晕车症。到家的第一天一口饭不吃,先蒙头大睡一觉才能恢复一点精神。所以,秋静的妈妈牵肠挂肚地盼着女儿回家团聚,盼女儿回来本是件高兴的事儿,可是一看女儿每次回到家里都是如此痛苦难受,心里是又想又疼又担心。每每看到女儿难受的样子就会自言自语地说:唉!这闺女随谁呢?我们家里没有第二个晕车的人,几个姊妹还都在身边,就这个小丫头离家最远还晕车。母亲心疼女儿,后来就给小女儿规定两年回家一次。

秋静的老公张建辉为了让她能和妈妈经常联系,一咬牙买了两台电脑。当时电脑还没有普及到家庭,老公拿出家里全部的积蓄还借了同事两千块钱。老公的决定和行动足够让唐秋静感动一辈子。电脑一台送给秋静的大姐,是为了让大姐和秋静一起学电脑,在网上就可以随时和母亲保持联系,随时可以和母亲视频。这下秋静迷恋上了电脑,用了三个月时间报了速成电脑基础培训班,可以自由简单的掌握电脑基本操作。秋静打心眼里感激老公,他总是在秋静不经意间给她一个惊喜,而且不分何时何地,这是秋静最欣赏老公周到、细腻、浪漫的一面。

秋静三天两头和母亲、姐姐视频,时间久了也就慢慢失去了新鲜感,有特殊的事情才打开视频,平时就一个星期开一次,其余时间秋静就成了自己写作的时间了。起初大部分时间只是看看朋友的作品,也浅浅地谈谈自己的想法和见解。记得是一位名“天意王子”的网友在空间里写了一段回家的感受,而且还有那首《回家》的乐曲,让秋静陶醉在音乐和文字的意境里,原本寂静的空间忽然出现了一个浪漫唯美的艺术享受的舞台。秋静被这高雅的氛围陶醉了,于是有了自己动笔写的冲动念头,或许是积累在心里的情绪蓄积太久,而溢满在脑海里快要拥挤不堪了。她稍稍打理了一下思绪,那双纤细的手指便像附上了魔力一样,在键盘上飞舞跳动起来。渐渐地每天写作的时间慢慢成了规律性的、有节凑生活的一部分。

秋静每天把自己的时间计划得井井有条,从不浪费一点休息时间。只要休息在家一切安排有序,买菜做饭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回家看望老婆婆,这第三件事就是给自己留下自由宽松的创作时间。在电脑前指尖不停地敲打着噼噼啪啪的键盘写着自己心里预先酝酿好的文字,有时因为一个不清楚概念的词汇还要查找词典或进百度查询。虽然喜欢在网络里写东西,每天挂着QQ却不太习惯聊天,有打招呼的熟悉的同学或同事还能多说一两句,不熟悉的网友就客气地问声好,然后就如同睡着了一样没了消息。使得许多网友慢慢地成了QQ窗里固定的头像,闪现在沉默无声的角落里,只保留极小的朋友圈。几个同学和同事还时常保持联系。

正是盛夏酷热的时候,阳光越来越烤人。秋静这个宅女更是不喜欢出门了,也如她的名字一样,静静地一个人在家里聚精会神地思索、酝酿,寻找她灵感中最丰富的词汇和灵动的思绪,细细的汗珠从她的翘鼻尖上渗出来。这种娴静的生活是老天注定给予她的,她没有选择。因为女儿张博悦去外省念大学,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不象第一年刚进校园时三天两头地长途电话和秋静聊个没完,大事小事统统汇报,第二年慢慢地适应了学校的环境,熟悉了同窗好友,无暇顾及和妈妈三天两头地打电话了,也不粘粘地纠缠妈妈了,但半个月一次电话还是母女俩约定好的。老公原本安稳的工作不能满足他的追求喝理想,潇洒地闯荡下海,疲于做生意,没有闲时间回家。三口之家只有她一个人持守着,身边没有人说话,面对四壁和寂静的空间,还能做什么呢?多余的时间大部分在电脑上度过了。

突然电脑传来唧唧唧的叫声,随之一个头像在不停地闪烁。秋静看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了,心里还在想,这么晚了还有来聊天的夜猫子,她随后点了一下闪亮的头像,看到:哈哈,还没睡觉呀?大作家!秋静一看是老熟人,不只是老熟人,还是秋静的上级领导罗季明。秋静客气地回了罗季明:晚上好!罗大领导!哈哈,罗大领导什么呀,在网上就叫我罗大哥好了,这样多随便的,我在家里可不是谁的领导。秋静不领情地说:我才不叫呢,我老公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嫂子才对!罗季明申辩说:是咱俩老同学聊天说话,不带你老公的,你就叫我大哥!秋静想想,爽快地说:那我就失礼了!不好意思了!罗大哥,有什么事吗?罗季明说:没事就不能和你说说话了?没有没有呀。秋静和罗季明开着玩笑说:我看有点晚了,你怎么才上网呀?我都该下去休息了,看样子罗大哥是来接班的,哈哈哈......罗季明说:经常看到你半夜三更还在网上写作,只是没好意思打扰你,告诉你,美女可都是睡出来的,熬夜可不是好习惯啊!以后可要注意的!秋静感到好笑,这老罗还挺会关心人的,回罗季明说:我再怎么努力也进不了美女圈了,都老了,只能算是走进黄昏的夕阳红了,红得都发黄了,慢慢就是黄脸婆了,以后领导再说美女,就不理你了!罗季明说:哈哈,别人都喜欢被人称作美女,就你隔色,真不知趣!哈哈,秋静说:现在有几个像我一样有自知之明的人呀?还是自恋点好。罗季明给秋静发了个大拇指赞叹,说: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还在写你的小说呢?秋静回答:是呀,正写得入神呢,灵感都被你把给搅和跑了。罗季明开心地大笑:哈哈,这就对了,这么晚了必须休息了,明天还上班呢,美女可是睡出来的啊!千真万确的,懂得休息才有高质量的生活,向我学习啊!我从不熬夜的。秋静说:我从没耽误过工作呀!我就要下去休息的,谢谢领导关心!罗季明说:写作是持久战,不是着急的事,生活的经历和感受就是笔下的灵魂,品味人生是在生活的过程中慢慢领悟的,是享受的过程,结果是必然的,努力就会达到自己设立的目标,坚持就是必胜的法宝,阅历和读书的储备就是你写作的源泉。秋静还没发现这个罗季明还这么能说,还真不愧是领导啊!回答说:嗯,领导说的对,我会坚持的,不早了,我下去了,领导也休息吧!再见!罗季明说:提醒你了还叫领导?秋静哈哈笑出声来,给罗季明做个鬼脸。罗季明说:不耽误你休息时间了,下吧,再见!这一段聊,打乱了秋静的思路,也无法再继续写下去了,干脆关上电脑睡觉去。

二、

秋静在单位可是顶梁柱子,技术过硬,责任心强,对待工作极为认真,性格也特别直爽,但话不多,一字一句,句句在理,在单位可以说是老师傅了。罗季明即是秋静的上级领导也是老同学,说起话来也是非常随便的,但秋静在单位从来不和罗季明开玩笑,是为了给领到一个面子。秋静的沉着冷静和严肃的个性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她带了两个徒弟,都是岗位工作能手,也在岗位上各挡一面。所以,秋静在单位的知名度很高,本人也是气质非凡,很受人尊敬的老师傅。同事们说秋静和她的名字一样如同渐渐融进秋天那迷人的、沉醉的、还带着朦胧的色彩般的女人,给人一个成熟、文静、温柔又富有气质和魅力的女人。是单位里许多男士们眼里的偶像,说的时髦点就是梦中情人。但这些都是男爷们私下里的话题,没有人想打搅这个美丽的梦境,也不敢去打破这个美好的氛围,如同呵护一个童话里的公主一样,背地儿里悄悄地在一起开心解闷就算完事儿了。也生怕被秋静知道了会被瞧不起他们,遭到秋静的白眼,也会伤了和气什么的。

秋静是个传统贤惠的女人,丈夫在外面做生意,闲了一两个星期回来一次,忙了三两个月回来一次,即便回家也就一两天时间,有时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电话叫走了。唉!商场如战场一样,没黑没白地拉关系、应酬、跑项目打拼着,平日里看似神气十足的架势,可辛苦的时候也跟孙子似的,狼狈的时候还真叫人看着可怜。秋静多次劝老公转行干点清闲的,忙得顾不上回家,失去了正常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可老公说:已经摆了一河滩,能说收就收吗?上了贼船就不由自己了,就是赴汤蹈火我也要坚持下去,否则会被同事们瞧不起的!张建辉的倔脾气秋静最了解,她知道说服不了老公,自己也不喜欢商海里的尔虞我诈,也就任由他去了。自己在家里孤独郁闷的时候就上网,把自己的心情写在空间里,有时回忆起来还真就觉得自己写的东西还挺感人的,至少把自己也感动了一把,便更加地喜欢上网了。在家做自己喜欢的事,从不参与老公的生意场上的烂事儿。她讨厌商场上的繁琐和混乱,你争我夺,勾心斗角的。这些都是听她老公说的,她不会主动去打听的。她喜欢安静,喜欢简单淡然的心境,所以在网上写作是她得心应手的事。没人打搅她,时间过得飞快,有时不知不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灵感愈加地浓烈。

一个人在家里虽说自由,但有时也需要身边有个人陪伴,特别是在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更需要有人在身边问寒问暖了。毕竟秋静是一个女人,总有纤弱的时候。入秋的夜晚虽然凉意切切,秋静不慎着凉感冒了,半夜发起高烧,她实在是难以忍受就给老公打电话,想让老公和自己说说话,安慰几句。电话打通没人接,让秋静很是失望,但又想可能是老公太累了,已经睡着了,这么晚了我还打电话打扰他,真不应该。但自己却又委屈地哭了一抱,想起自己和老公谈恋爱和刚结婚那会儿是多么地温馨甜蜜,缠绵在一起幸福的日子里。她感觉现在却是孤独和无奈,时光不能倒流,沮丧的她在脑海里回忆着远去的温馨和幸福感动的瞬间,很快又如烟云消失在空气里。还是自己照顾自己吧,爬起来吃了药,打开电脑在自己的空间里写了一段感慨:喧嚣总会被夜幕吞没/视线停止了呼吸/迷茫有如失去了季节的变奏/炙热的温度骤然跌落/眼睫就要凝结成霜/相伴的形影/却少了另一半/孤单的月儿独自浪迹云河/永远追逐天边明亮的启明星/彷徨的心/想握住一枚自由的叶子/结伴一起飘落/停靠在寂静的一扇窗旁/幽暗不言不语的光环/一点一点侵蚀寂寞的心田/消瘦到弯下脊梁/再去乞讨思念的咒语/哪怕只剩下一丝凄凉/依然执著地攀爬……写完后,左看右看也不如意,感觉是自己在乞讨别人的怜悯一样,把自己的心剥得干干净净,透明的如同一杯白开水。于是自己开始嘲笑自己:秋静,你这算是什么呀?只是个轻微的感冒,还至于这么伤感地写下这一推烂烂的无病呻吟的文字,让别人怎么看你?她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便把这段文字藏进自己的私密日记里,没敢让任何人看到她苦闷、孤独、寂寞的心情。

上班是秋静唯一能解闷的事情,工作加聊天,也打发了她8小时大部分的时间。班组里有四位女同事,一个是秋静的同学贾珍珍,还有两位三十岁出头年轻的同事张英和裴晓丽。贾珍珍是一个单身女人,离异近十年了,原来的丈夫带着儿子早就重组新家了,甜甜蜜蜜地过着幸福的小日子了。而贾珍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一个人闲逛得整天像个花痴,见哪个男人多看她一眼她就会添油加醋的想入非非。贾珍珍是一个特别注重梳理打扮的人,别看年纪四十开外,非常赶时髦的着装让单位里的同事们都看不顺眼。同事张英和裴晓丽怎么都看不惯贾珍珍的为人和穿着打扮。特别是看到贾珍珍穿上那件透明的镂空外搭,里面一个小小的吊带背心,把前胸后背和两个厚厚的肩膀上的肥肉展露无遗,就让她俩难以忍受,当面说贾珍珍:我们女同胞看到你这一身的大白肉都动心了,你说哪个男人看到你会不动心呀?你这样太性感了,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的,白瞎了这身打扮啊!贾珍珍听到这话更是扭着肥肥的大肉跨,美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任张英和裴晓丽怎么说她都不介意,反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贾珍珍也确实是收敛不住自己举止行为的人,或许是一个人你寂寞难耐了多年,无论生理和心理都需要一个抚慰,这也是人之常情。但贾珍珍说起话来不着调,假若有男士在面前,她的语调就会从高八度一下子降到低八度,而且带着猫向主人乞讨时的颤音,还掐着半边嗓子说话,那股扭捏的温柔劲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使人心里着实地打冷战,特别不舒服。这天刚上班,贾珍珍第一个忍不住闲聊说:昨天晚上我在楼头和咱检修班的班长李绍金说了几句话,有几个人过来过去地在我们身边晃悠,真是没见过世面一样。张英翻着白眼说:哎呀!贾师傅和帅哥在一起说话,那可不是在招人眼目啊?你们聊什么呢?贾珍珍最希望有人答话了,这时她得意地说:我们是同学,说话很随便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话不谈的。张英说:李绍金班长可是金口难开呀,在我们面前很绅士的,那昨晚上可是给你好大的面子了,你可小心点,他老婆可是个醋坛子,招惹了她的老公呀,那个婆娘可没得好果子给你吃!贾珍珍却听不来好赖话说:他那老婆哪里像个老婆呀?在家里什么都不管,孩子的大事小事都是绍金照顾,一个闺女家正是发育期,有许多事需要母亲操心的,怎么能交给男人管呢?绍金上班那么累的,下班还要自己做饭,她自己就知道每天晚上去跳舞。绍金对她意见特别大,两口子经常吵架,娶那样的老婆真是着罪!裴晓丽可是刀子嘴:呦!贾师傅,看样子你心疼李绍金师傅了?贾珍珍说:我心疼有什么用呀,他又不是我家的人。裴晓丽说:什么事都可以争取的,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啊!贾珍珍还是不知趣儿地说:昨天晚上他还说他们前天刚打了一架,第二天他老婆还是去跳舞了,一点记性都没有,你们不知道绍金的难处。裴晓丽说: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呗?唉!她真是傻瓜,占着位子还不珍惜,真是耽误好人喽---裴晓丽故意拖着长音给贾珍珍听,可贾珍珍就是转不过筋来。当贾珍珍离开岗位的时候,张英和裴晓丽说贾珍珍又在猫叫春了。嗨!女人们在一起就是羡慕嫉妒恨的,没事儿找事儿地聊坎着。秋静和李绍金也是同学,在她眼里,李绍金是个内向型的人,不张扬,文质彬彬的,不会把家里夫妻之间的事说给外人的,特别是像贾珍珍这样不知轻重的人。因为秋静、李绍金和罗季明在上学的时候就都反感贾珍珍,都不愿意和她说话。贾珍珍稍有机会,就会把和同学说的话添油加醋地掰和一阵,所以同学们都接受不了她的过度张扬。秋静对张英和裴晓丽说:以后她再说她和谁关系好,你们不要和她搭话,把话题叉开,别互相抬杠,免得伤了和气,都是一个班组的同事,她一个人也够孤单寂寞的了,别和她一般见识。把什么事都往简单里想,咱们这里又不是联合国,别搞得跟侦探小说一样复杂。张英哈哈大笑着说:秋静姐,还是你心疼老同学啊!你也是一个人生活,我们怎么就没看出你像她那样受不了孤单寂寞呀?秋静知道张英在逗她,就伸出手去打张英的肩膀说:你这坏丫头,还拿我开玩笑呀?我个性好静,她生来就喜欢张扬,我可是最了解她的。再说了,我虽然暂时是一个人,但我是有完整的家的。她可是单身一人十几年了,交往是自由的,咱们不能限制人家的交往权利吧?张英说:没有了,我可不敢拿你和她比,她现在可以找任何一个男人,就是我看不惯她总是和有妇之夫眉来眼去的,叫人犯恶心。如果是真心相爱那也是值得敬佩的,那也不必在外人面前张扬啊!再看她那一身的赘肉,五大三粗的,没有一点女人的秀气劲,还不照照镜子,又不是娇小玲珑的身材,惹什么骚呀?这世上的男人都是花痴,有玫瑰花,谁还去赏狗尾巴草呀?秋静觉得张英的话说得有些过头了,便劝解说:好了,不要给她再添油加醋的了,她一个人也够难过的了,咱们都是女人,就多理解多担待吧。男女交往那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看不惯,有人看得惯。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哪里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点
癫痫病可以直接动手术吗
沈阳最好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