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家乡小吃作文 >> 正文

【看点·新锐力】花谢花飞花满天(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6岁的蜻蜓像一朵雨后的花骨朵,清纯水灵,虽然穿着普通,初看还有几分俗气,但天然的纯洁颇有几分可爱。也许,只有外貌的美才能给她带来些许自信。她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自己成绩落后,早已失去了求学的信心,只想再等两年高中毕业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平平淡淡过日子。心中好男人的形象虽然模糊,但一定是英俊潇洒,具有骑士风度,能为她遮风挡雨的那一类。这也是任何女人心向往之的梦寐,她当然也不例外。就在厌学到极点,执意不想去学校时,大四实习生平亮的归家,无疑给她一座春天的花园。

初春乍到,尚还寒气逼人。平亮提着衣箱在楼下的暮色中出现。雨后的彩虹仅剩一抹,在都市的上空画下了一笔,格外鲜美。他就这样出现正在厌倦作业站在二楼窗前眺望过往行人的蜻蜓的视线——俊朗的四方脸,虽然略显消瘦,却个性凸显。他就这样直直地进入她畅想的漩涡。此时他已站在另一单元的进出口,一位中年妇女接过她的箱子。

“儿子回来了,大学要毕业了,工作单位联系好了没有?”

“妈,不急,我正在备考公务员。”

“快进屋,我已做好你爱吃的。”

她的心狂跳着,敬慕而卑微地看着他消失视线,少女的芳心在瞬间打开。她折回屋里,站到镜子前,看着娇嫩的熠熠闪光的少女的容颜,虽然自己成不了优秀,但她可以作为一片绿叶点缀他的生活,她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也需要这么一片绿叶吧?为了能进入他的视线,她第一次注重自己的衣着和外貌的修饰,“女为悦已者容”在她身上有着最直接的见证。她偷偷地把节省下来的零花钱染烫了发型,买来了廉价的香水和脂粉,还留意了3号楼出入的所有人,筛选着关于他的一切。

她所知的是平亮是本地人,父母都是中学老师。两家犹如海川的两岸,虽然一楼道之隔,但门不当户不对。自己的家庭情况不能不让她有很大的自卑感,可感情的风帆却推着她直冲向前。她抑制不住地想,抑制不住地猜,抑制不住地念,甚至梦幻着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包括每个细节和动作。她也早已摸清他备考之余出外散步的时间点是19点左右,放学借故到同学家做作业了,实际上滞留在小区的运动场心神不定地徘徊。

春天一步步进入成熟的时日,晚风温韵怡人,夕阳下的嫩绿特别柔美,善解风情地为她纤柔的心吹进着盎然生机。平亮的体能真好!举重单双杠都称优。她躲在偏僻的角落,悄悄地远远地欣赏着他,有时也会在散步人多时,混杂在人群中,情不自禁地向他靠近。她看清了他的眉毛眼睛甚至睫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牢固地嵌入她的记忆,如果他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她将是多么幸运的女孩。或许是凝视他的目光太过专注,而且陷入柔情蜜意的遐想太过深。平亮无意扫视人群了,她姣美的肌肤和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刻意的修饰引起了他的注意,更让他意外的是她正盯着自己,目光是细柔的。当四目相对时她不知不觉脸红霞满。羞涩地逃离了运动场地。狂跳的心久久难静,她不停地问自己,这感情就这样见不得天日?难道要让它永远封闭在真空世界?如月牙般在空中形单影只,默默清欢?她在出入口心神不定,思潮在激流中时进时退,竟没感觉到平亮向她走了过来。

“小妹,放学不回家做作业?”

“学习太枯燥了。”

“枯燥也要学,只有学好才能有好的出路。”

“嗯……”

她的目光迂回在他身上,不敢正视他的脸,傻子都能看出并明白她的心意。平亮看着这么一个纯真的女孩,柔情千丝万缕千缠万绕,像大哥哥似的忍不住帮她抚了抚乱发。

“我……”

“快回家吃晚饭做作业,我还要去看书呢,再见。”

很多事总是猝不及防,她的心浪漫地飞起,如同天空飘浮着蓝天白云,他们手牵手飞游人间之上,听风伴奏,鸟低吟,绵亘在岁月深处。她小小的世界里只有他,什么女人要有事业,要做半边天,她不想,母亲嫁鸡随鸡跟着父亲多幸福,虽然日子清贫,但安康平淡。平亮如果要她,她一定会知足。平亮抚摸她秀发的手壮实而温柔,这份温柔让她的犹豫变为坚定的执著。

双休日蜻蜓再也不用上烦人的学校了,她化好妆一整天都在房间里的窗户前不停地朝外眺望,她希望平亮能有超常的出现,然而他还是傍晚时分走向运动场。她激动地奔下楼。

“你也来了,不要化妆,不适合你的年龄,天然最美。”

“我……以后不会再化妆了。”

“看样子你可不是好学生,叫什么名字?”

“蜻蜓!”

“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平亮,过几天我就要参加公务员考试,今天不想锻炼了,想买本时势政治,你陪我去吗?”

“当然!”

“你同我女朋友真是天壤之别,她高傲强势,而你纤柔随和。”

刚刚兴奋跳着的心忽地沉了下去,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夸奖还是暗示什么?平亮看她魂不守舍的模样,知道自己最后那句话伤了她,他是确定这小女孩的感情了,一股柔情莫名地浮上来,他轻轻地拉住她的手。

他们去了书店,吃了快餐,回来时已是晚上20点,公路上彩灯闪烁。蜻蜓闻着平亮的气息,心神迷离着,终是把持不住靠在他身上。她不懂异性之间正值青春年少不可自控的荷尔蒙效应,她只知道她爱他,希望时刻粘在一起。她感到他愣了愣,搂了搂她又迅速地松开……

平亮紧急备考的几天再无出现,蜻蜓失魂落魄,一直关注着公务员考试时间并默默地祝福着。公务员考试终于结束,蜻蜓本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就可以见面的次数多了,却传来他返校的消息。漫长的等待成了煎熬,可这份煎熬也没有存缓多久,父亲在拾荒时不慎让重物压折了腿,父母决定回老家养伤,任蜻蜓如何哭闹都无济于事,万般无奈地随父母回了老家后,她再也不愿进校了。在农村,中途退学出外打工非常普通,父母看她心意已定,况且成绩不佳,便由了她。

那时她常常独自呆在麦田里想,他就像遥远的星辰,遥远而美丽。可她就是喜欢,就想触及。也许爱就该这样天不怕地不怕。恨只恨自己没有留取他的电话号码,本以为来日方长,谁知转身便是天涯。但再难她也要努力,也要争取,她要回到原地做工。当再一次跨到那座城市她是何等地激动,第一紧要的就是跑到她熟悉的地方,每天坐在秋千或石凳上等他,搜找着与他家关系亲密的人,也在他家的出入口处多次走动,终于从众人口中知道他笔试已通过。她为他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的梦想所求永远也是她的梦想所求,也许越高越攀登不上,但她无怨无悔。这天她想着想着在石凳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平亮从暗黑处走来,几束淡弱的光照在他关切的脸上,难道他真的在面前吗?她揉了揉眼。

“平亮,真的是你吗?”

“蜻蜓,听说你回老家了,刚回来吗?怎么在这儿睡着?”

苍天永远不负等待,蜻蜓哪还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忽地扑到他胸前,双手搂紧他的腰,贪婪地闻着他身上的酒气和汗气。她怎么知道他从学校回来后已上班,社会的潜规则和腌臜的一角在他面前突显出来。今晚,他刚从上了十几天班的公司气急败坏地离开,堂堂一类大学的毕业生在公司要打杂清理,而个别资格老文凭不高的人对他明显地带有嘲讽,而且安排任务总是扯高气扬,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摔下工作扬长而去,在小吃店喝点酒,本想到这儿清醒一会儿再回家,没想到正碰到崇拜他仰望他等待他的蜻蜓,而她至始至终都不明白自己此时此刻的出现又再次恢复了他男子汉的骄傲和自尊。这些无论是从他女朋友芾丽身上,还是工作的碰壁中。几分醉意的他抱着紧紧靠着的女孩的身子……

这次她没忘记要电话号码,蜻蜓再也不怕找不到他,她少女的容颜在爱的滋润下更加亮丽,心扑腾在花瓣上随风轻轻起舞。平亮会主动找她吧?可他没法找她呀,她没有手机,她要好好做工,买一部手机天天联系他,一个月太长了,不行!万一他再走了呢?她向表姐借钱先买了部老年机,迫不及待地按通他的手机号,《献给爱丽丝》的音乐传入她耳,这曲乐她太熟悉了,平亮是献给她的吗?在等待她吗?

“你好?请问哪一位?”

“平亮,我——蜻蜓!”

“对不起,那夜我失意喝了酒……将来我一定补偿你,我会记住你的号码的。”

“你胡说什么?我心甘情愿的,我不要补偿,我只想好好同你在一起。”

“我有女朋友,我正在找她的车上。”

蜻蜓的幸福才开启就要闭合了吗?她的心疯狂地在搅拌机里翻滚,只感到天旋地转,瞬间四分五裂,她不能纠缠他,让他厌烦她,轻视她,躲着她。一直忽略不敢直视的两个人的差距此刻凸显岀来,她无奈地妥协着,心痛的感觉抽动着那晚激情的魂魄,她又如何会恨他,昙花一现虽然短暂,但美足够温暖记忆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失落消沉时,两个新的小生命正在体内疯长,肚子有蠕动时她慌了,偷偷地去医院,当证实已三个月孕而且是双胞胎时,既惊喜又沉痛,孕检大妈仔细打量她后猜测地道。

“孩子,未婚先孕吧?男朋友呢?给你一笔钱,把孩子生下来我帮你送人如何?”

一句话把蜻蜓内心的无措勾出,她的泪蜂拥而出。孩子她从未想过要打掉,更不会送掉她同平亮的牵连,她这才知道哭的无用和关切的假象,默不作声地跑出私人诊所,风花雪月的幻想在赤目的阳光和车来车往中如粉红花瓣纷纷而下,残酷的现实扬尘席卷而来。平亮是孩子的父亲,她有权利让他知道,可让他知道又如何,逼他向父母要钱负责任打掉孩子,还是逼他娶她?

纠结中肚子越来越大,她不能上班,不能告诉父母,更不能让表姐知道,唯一的逃遁是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没了平亮,她守身如玉又如何?唯一的生存只有这张脸。平亮喜欢,其他男人也喜欢。身无分文的她加入了与男人逢场作戏的大军,有侧隐之心的看到她挺起的肚子默默地给了钱离开。在此,她用陌生的号码拨了平亮的号码,却是停机的回音,躲避她吗?还是遇到了麻烦?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牵挂陪她走完了孕期,这时她已学会如何捕获男人,也积攒了足够为双胞胎儿子找保姆的钱。这已是又一个春暖花开,回忆轮番重叠,她终于踏上了刻骨铭心的旧途,得到的消息是平亮公务员面试失败,留在了女朋友身边。

蜻蜓一直固执地认为,人一生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才是生命的坚守。她的幻想还未曾完全落花流水。有孩子在,她一直相信有交集的一天,哪怕人老珠黄,耆耆暮年。千思万想,她决定带孩子到平亮所在的城市生活。

留不住的是春来春往春景残。蜻蜓安顿下来已过夏季,再见平亮不是雁去雁归雁不散,而是雁去雁散雁不归。她抱着儿子,站在黄叶飘零的树的背影里,在小区的门口,看着女友同他坐车而去,即使爱再深,她又有多少资格再想拥有他,只能把无数男人折叠成他,为了能间接近距离地把他固定在生命中,蜻蜓打听到芾丽的父亲李尚权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嗜爱女人,蜻蜓决定靠近他,唯一的想望是能时时得知平亮的消息,她的素颜在浓妆艳抹之中犹如鹤立鸡群,深深吸引了李尚权,她终于达到了目的。她从未隐瞒两个孩子的存在,李尚权得知她独自一人要养两个孩子时很是怜惜,也一再地给她钱花。

平亮任总经理,订婚,结婚,有儿子等一系列的消息一个个传过来,交织着她的酸涩的心。她了解到芾丽千金小姐娇纵和强势,但他委身求全是因为她能给他一张免去奋斗的金牌,而她只会是他双腿上的铁链。她不但不恨他,还为他的成就欢喜着。如果哪一天儿子阴差阳错地与他相识,他的成功将是孩子的奠基石,她一定要好好守着李尚权。这些年的逢场作戏早学会了揣摩男人并投其所好,最重要的是不要给他的生活工作制造麻烦,在他需要时适时出现,不需要时远远离开。也就是因为她的知趣达理,成了李尚权固定的情人。他包养了她和孩子,虽然还不值得他为她买房买车,但出租屋的日常开支足够她支配了。孩子上幼儿园了,她仍喜欢夕阳,喜欢之后的暗暮,更牢记那个销魂之夜,那晚有月亮吗?她至今恍然,即便有,在高楼长夜之中也难觅踪影,她只清楚他的体味,他粗大的呼吸和狂热,之后的懊悔和歉意,就是这份懊悔和歉意,也在岁月的磨洗中烟消云散了吧?无数次,她鬼使神差地来到曾经让她心跳的运动场,坐在那块石凳上失魂落魄。平亮已不再是那个稚气的男子,不但早已成熟,而且脸上已有几许苍桑。她追思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副表情,从李尚权口中甚至得知了他一部分的饮食爱好,也曾无数次在家试着做,然后品尝再做再品尝,想象着他赞不绝口的吃相傻傻地笑。

又是那个让她难忘的日子来临,两个孩子上补习班了,蜻蜓独自于人再一次踏进梦牵魂绕的地方。夏雨总是来势汹涌,蜻蜓任一场大风暴扫荡着身子,如果把一切冲洗掉,她就不用再爱再痛再承受,一切都源于爱,没有爱也成就不了她的今天。或许如无数农村女孩一样,嫁个农村的小伙子,安安静静地过父母一样的小日子。那就让狂风暴雨冲掉一切从头再来,可当他从大雨中走进她模糊的视线,心仍是狂跳到极致,本以为是幻觉,狠咬自己的手臂,平亮真真地浑身湿透地站在面前,欣喜波冲来的同时抚养孩子辛酸的泪混在雨水中冲刷掉下。

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较好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早期癫痫症状表现是什么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