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工业大学校徽 >> 正文

【花妖】蛇恋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那一年最冷的那场北风吹起的时候,他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外忙碌了一年,他现在只想回家,回到那个曾经属于他和他的家人,但现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家。

尽管只有一个人,但那里毕竟是他的家。

天上飘起了雪花,乡间小路的水塘也开始结冰,枯黄的大地看上去一片荒芜。寒风穿透了他那单薄的衣衫,冻得他瑟瑟发抖。他不禁加快了脚步,想赶快回到家。虽然只是简陋的小屋,但毕竟是个遮风挡雨,可以让他熬过这个寒冬的地方。

然而,他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最后只得停在了路边。他太累了,一年来拼死拼活地劳作,只为换得一口饭吃,他早已是身心俱疲。包袱是那么的沉重,里面却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只有他整个冬季的口粮。虽然还有没有几里地就可以到家了,但他却再也走不动了,只得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稍事休息。

他喘着气,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到了树下的一个小水塘。那水塘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仔细一看,是一条小青蛇,正在水塘里痛苦地翻腾着。看上去,它似乎是想游出水塘。但天太冷了,水塘里已结起了一层薄冰。小青蛇不断翻腾着,将那薄薄的冰层撞得四分五裂。

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他,知道蛇到了冬天必须要冬眠。但这条小蛇为什么至今没有去找地方冬眠?如果它不能爬出这个水塘,那等待它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冻死,最后和这个水塘一起,成为一个大冰块。

看着这条小青蛇在挣扎着求生,他心中渐渐感到不忍。其实,他和这条小青蛇不是一样的吗?都是孤身一个,都是在这苍凉的世间艰难求生,虽然拼尽全力,却依旧活得十分艰难,随时可能消失于这个世上。他不禁动了侧隐之心,捡了根枯枝,将那条小青蛇挑出了水塘,扔进了树边的枯草。

小青蛇在枯草堆里翻了两下,像是缓过了劲儿来。他怔怔地看着它,心里明白,虽然帮它摆脱了那个水塘,但只怕它还是很难熬过这个冬季。它艰难地游出草堆,竟然向他这个方向游过来,可能是它感觉到了他的体温,求生的本能让它拼命地往温暖的地方靠近。

他吃了一惊,举起枯枝想将这条青蛇挑开。但手举在空中,却停了下来。被咬了又如何呢?他只是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活着,没有人会留意他的存在;死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消失。既然活得如此艰难、如此无望,那死又有什么可怕?即使被这条小青蛇咬死,最多也只是在明年开春时,成为被人们在这里发现的一具冻尸。说不定还会有好心人将他埋在这里,这样,和客死他乡被人用席子卷了扔在乱坟岗上,又有什么区别?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将腿伸向那条小青蛇。咬吧,咬吧,爱咬就咬吧!

小青蛇游到他的腿边,沿着他的草鞋游到了他的脚踝上。他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呆呆地看着。小青蛇明显是感觉到了他的体温,竟然从他那残破的裤腿钻了进去。

“唔!”他心里一惊,但很快放下心来。没事,进去就进去吧,进去咬得更爽快。他感到冰凉而滑腻的东西盘到了他的小腿上,同时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但他强忍着没有动弹。那条小青蛇也没有继续往里游,只是乖乖地盘在他腿上,那冰冷的身躯很快便温暖起来。

不一会儿,小青蛇暖和了过来,它将头探出他的裤腿,抬起那颗圆圆的小脑袋看着他。他笑了,这条小青蛇在他眼里已不再可怕,反而觉得它那吐信子的样子非常有趣。他将手伸了过去,轻轻地摸了摸蛇头。小青蛇用信子刺了两下他的手指,感觉痒痒的。它游到了他的手上,又从他的袖口钻了进去,然后盘在他的胳膊上不动了。

一阵寒风吹来,冷得他全身直哆嗦。算了,还是回家吧。虽然对明天没有什么期盼,但也不等于说,他愿意被冻死在这里。小青蛇还是静静地盘在他胳膊上,看来将那里当成了一个御寒的好地方。他笑了笑,背起他那个沉重的包袱上路了。

一个残破的小院,一间简陋的小屋,但这里就是他的家。

已经一年没有回来过了,院子里满是干枯的杂草,屋子看上去更破了。推开门,满是尘土。尽管很累,但他知道,他现在还不能休息。他必须趁着雪还没有积起来之前,准备好过冬所需要的东西。

村子不大,店家很少。他去唯一的一家肉铺买了几斤猪肉和一些腊肉,又去买了几斤咸菜,这些就是他过冬所必须的东西了,一年来的积蓄已经花去了一半。又去买了两套御寒的衣物,一年劳碌所得便已所剩无几。

等他再次回到家的时候,雪已经下得很大了,满口呼出的都是白色的雾气。他将猪肉用油纸包好放在院子里,马上就要上冻了,这些猪肉一个冬季都不会坏。他升起火炉,简单地将屋子收拾了一下。终于回家了,回家就好啊!虽然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但毕竟到家了。

想到这些,他突然想起袖子里的小青蛇。它太乖了,乖得已经让他忘记了它的存在。他将另一只手探进袖子里,摸了摸那光滑的身体。小青蛇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从袖子里游了出来,盘在了他的手心里。

火炉不多时就将屋子烤得暖烘烘的,他将小青蛇放在桌上,开始升锅煮饭。他已经非常饿了,非常非常饿。想起那一年来的艰辛,他决定犒劳一下自己,便从院子里的油纸包里切下一块猪肉,打算吃顿好的。

当他在灶台上切肉的时候,小青蛇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旁边,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案板上的肉。他切下一小块肉丢了过去,小青蛇一下子兴奋起来,迅速用身子盘起那块肉,张开大嘴,慢慢地将肉吞了下去。

锅里的肉炖得“咕嘟咕嘟”直响,他掀开锅盖,一阵蒸气飘散开来,好香。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这么坐定下来好好地吃顿饭了。小青蛇似乎很开心,绕着沙锅不停地转着圈,偶尔凑近沙锅,却又“滋溜”一声蹿开了。看着这条小蛇在桌上游来游去,他的心情也仿佛变得轻松起来。他用筷子夹起一块肉递给小青蛇,但它凑过来吐了吐信子,便迅速地逃开了,看来它对煮熟的肉并不感兴趣。

说起来是想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但他却并没有舍得吃多少,毕竟这些猪肉是要吃一个冬季的。他把吃剩的炖肉放在院子里,外面已经上冻了,肉放在这里,一个冬天也不会坏。

肚子是吃饱了,但他却感到了深深的疲惫,在外面忙碌了整整一年,他真的是累了。那种为了生存而拼死拼活的日子,真不是好受的。他躺到床上,太舒服了,虽然是硬硬的、冰冷的床铺,被子也不知多久没有晒过了,但毕竟是自家的床铺。突然,他觉得脸颊边一凉,小青蛇居然爬到了他的枕边,盘在那里不动了,看来是睡着了。他笑了,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雪越下越大,没有丝毫停歇的迹像。他也只能成天呆在这个小屋里无所事事,一个整天忙碌的人,要让他一下子闲下来其实也是非常难受的。而且,几乎每年都是这样,每次都要在经历一整年的忙碌后,忍受这三个月的孤寂。

不过,今年有些不一样了。

“青儿!”

这是他给这条小青蛇起的名字。来到这个小屋里,青儿似乎也很开心。虽然不知道它往年是怎么过冬的,但今年对它而言,肯定也是不一样的一年。它会盘在火炉旁,看着他煮饭;它会在屋子里乱蹿,害得他经常找不到它的身影;它会突然从哪个角落蹿出来,钻进他的裤腿,然后从他的衣领里探出头来吓他一大跳。

雪还在一直下,在实在无聊的时候,他便会将窗子推开一条小缝,看着窗外漫天的雪花。青儿蜷缩着身子盘在他肩上,只从他的衣领里探出头来,和他一起看着窗外的雪花。他总是喜欢歪过头,轻轻地夹一下青儿。而它也总是会盘到他的脖子上,稍稍收紧一下身子以示惩罚,直到他认输为止。

“唉,青儿,你要是会说话该多好,这样就可以陪我说话了!”在孤独的深夜,他无趣地趴在桌子上。青儿也盘在桌上,将头凑到他面前,轻轻地用信子刺着他的鼻子,弄得他痒痒的。直到他被拨弄得受不了,伸手阻拦时,青儿却顺势钻进了他的袖子,赖在他胳膊上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眼看着快要到新年了,村里人都在忙碌着,做着过年的准备。但他却依然每天呆在小屋里无动于衷,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好好过个年了。自从双亲在那一年双双故去,他就再也没有过个年。一来没钱,二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亲人的团聚,新年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徒添悲伤而已。

除夕夜,他突然意识到,新年到了,他又长了一岁。虽然这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然而他对这个节日却终于有了丝丝感触。听着外面的鞭炮声响起,他搂着青儿坐在窗前,看着鞭炮在黑夜中的闪光,不知为何,泪水悄然滑落。

“青儿,我又大了一岁,你也一样吧!”

“我每年都是这样坐在这里,看着别人热热闹闹地过年,我这里却是冷冷清清!”

“每一年的日子都是一样的,不断不断地重复着,那每一年活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还是会每年坐在这里吗?是不是会这样一直到死?如果是这样,那每一年每一年这样重复地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青儿,我现在真觉得做人没什么意思。我要是条青蛇多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哪怕死在水塘里,也可以死在一起!”

“青儿,以后就和我在一起吧,要是你哪一天不在了,我也就和你一起走……”

青儿盘在他的掌心,抬起头看着他。看着那颗圆圆的小脑袋,他笑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居然和一条蛇说了半天的话。他伸出食指,轻轻地摸了摸青儿的脑袋。然而,青儿突然迎了上来,闪电般地张开嘴,一口咬住了他的食指。

“啊!”他一下子大叫起来。青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咬他,是把他的手指当成猪肉了吗?

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青儿已经松开了口,飞快的顺着他的手钻进了袖子,并沿着胳膊游到了他胸前。

他愣了一下,赶紧借着油灯看了看青儿咬过的地方。有点疼,但没有咬破,只有几个淡淡的牙印。青儿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凑到他面前看了一眼,随后又飞快地钻进了他怀里。

“呵呵,青儿,你也怪我没出息吧!”他笑着将手伸进怀里,抚摸着青儿那光滑的身躯。青儿盘到他手上,又轻轻地咬了他一口。

正月十五已经快要过了,大雪也终于停了。但猪肉也已被他吃掉了不少,剩下的,他已经舍不得再吃了,那是给青儿留下的口粮。因为青儿不吃别的,只能吃肉。看到青儿将那些肉块生吞下去,他仿佛比自己吃了那些肉更开心。

天气一天天暖和过来,等大雪消融的时刻,也就是他离家的时候了。往年,他都是毫无牵挂地离开这间小屋,开始那整年的奔波。然而,今年不一样了,有青儿在身边,他犹豫了。是把青儿放归野外,还是带着它一同奔波?如果放归野外,那明年冬天,他们还能相聚吗?会不会在他没有回到家以前,青儿就已经冻死在某个水塘里了呢?

但要是把青儿带在身边,那谁还敢留他做工呢?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怕蛇的,而且越是有钱人,越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又有谁会冒险将一个带着一条蛇的人留在家里做工呢?

大雪已经渐渐消融,树梢上开始冒出了绿色的尖芽。这几天,青儿也老是看着窗外发呆。看着它的样子,他笑了,青儿毕竟是条蛇,野外才是它的世界。能陪伴他一个冬季,已是非常不易了。

往年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出门了,但今年他却舍不得走。不是舍不得这个家,而是舍不得青儿。终于,他决定,明天就出门。但青儿怎么办呢?他怀着这样的念头一直辗转到天亮,才沉沉睡去。

朦胧中,他感到一个软软的身躯靠上了他的胳膊,好光滑、好温暖。是青儿吗?不对,青儿的身躯应该是凉的。那是谁?但他觉得好困,只想睡觉。

他感到有一只光滑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是谁?好困,还是想睡觉。隐约中,他似乎是听到有人在说话。

“你还是醒不过来吗?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我一眼,真的是没有缘份吗?”

是谁在说话?好像是个女人。但他太困了,明明是想睁开眼睛的,但为什么就是睁不开?他感觉到有个身躯伏到了他胸前,是什么东西滴到他胸口上?温温的。又是什么东西垂到了他脸上,弄得他好痒。

“我明白了,我们今世缘份太浅,只有这一季的情缘。能够陪你渡过这个冬天,我已经知足了!”

他感到那只手又再次握住了他的手,并将他的手指紧紧扣住。有个什么贴上了他的脸颊,好温暖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这样亏待自己?你不该活得如此痛苦,你前世是一个善良的人,今生也是。你应该去寻找你的快乐,不要整天生活在孤苦之中。”

“我拼着性命来找你,就是为了让你能在这个冬天过得快乐一点。所以,不要辜负我,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也要快乐,不要再像现在一样。”

“我很想陪你走完这一生的路,但我们今生缘浅,我们必须要分开了。你一定要过得开心,好好地过完这一辈子,我会在来生等你。我会好好地修炼。来生,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好好保重!”

有什么东西印上了他的唇,好烫,但那感觉好温馨。

但那种感觉却只在一瞬间就消失了,沉沉的失落感袭来。他感觉到那个身躯正在离他远去,他也终于明白了,那正在不断滴落在他脸上的温热液体究竟为何物。

“不,不要走!”他想握紧那只手。然而,那只原本紧紧扣住他手指的手,最终还是从他的掌心滑落了。

“不要走!”他想大喊,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声。

“青儿!”他终于清醒过来,对着空荡荡的小屋大声喊道,但哪里还有青儿的影子。他发了疯似地在屋里寻找着,他要找到他的青儿,但任凭他找遍整间小屋,还没有找到青儿的身影。

最终,他垂头丧气地在窗前坐了下来,却意外地在窗子上看到了八个大字。看样子,是青儿用自己的身体沾着煤灰写下的。

“今生缘浅,来生再续!”

(小粗2011年8月3日夜于上海圣雾山庄)

常德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遗传概率高吗
癫痫病会缩短寿命不

友情链接:

追趋逐耆网 | 成都到扬州 | 十五的月亮 | 北京创锐文化传媒 | 抚州论坛网 | 宝宝身上痒怎么办 | 牛奶沐浴露